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岩邱氏

lyq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闽主政山海经 京华尽心扶贫会  

2011-10-04 11:39:39|  分类: 介绍龙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八闽主政山海经 京华尽心扶贫会< xmlnamespace prefix ="o" ns 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office" />

回忆项南与厦大校友的交往     

作者:张景奎  

更多精彩图文请点击:http://blog.163.com/lsj0597@126/

我是数十万回国求学的侨生之一。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幸与中共福建省委书记项南同志有过交往。我们从开始的书信往来,发展到无所不谈的相互之间的座上客,到后来成为忘年交,以兄弟相称。项书记的品格、作风、为人对我影响很大,我至今珍藏着项南书记写给我的十余封书信,每每拿出来读一读,成为我晚年生活的一大快事。< xmlnamespace prefix ="st1" ns 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smarttags" />198146日,我作为在港校友应邀参加了母校厦门大学60周年校庆。在市委座谈会上,我冒昧发言:“建议厦门特区的发展同闽西老区建设结合,山海相连优势互补,把山区煤、铁等丰富资源开发出来,由乌金变黄金,改变老区经济落后面貌。其次是厦门应优先修建码头,发挥厦门良港的优势。”当时省委书记项南也参加了座谈会,想不到我的即席发言引起了他的重视,会后黄克立学长告诉我说,你的发言项书记很欣赏,还问我你是学哪个专业的?我赞美你一番,说你是历史系的高材生。最好把你今天的发言整理成文,提供他参考,这正好与他提出的福建要念好“山海经”不谋而合。
  回港后,我便写信给项南,除了上述内容外还建议利用龙岩丰富的煤、石灰石资源,兴办水泥厂,又建议香港应该筹建福建酒店,满足香港50万闽籍同胞、台湾同胞的需求,可谓一举两得。此后我们便书信往来不断。项南给我的信从不让秘书代笔,都是亲笔,洋洋洒洒,一气呵成,字里行间透着他雷厉风行的办事风格。
  当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,中央提出给福建和广东一些特殊政策和灵活措施,加快发展,积累经验。项南具有很强的改革精神,提出福建要抓住中央给的这次机遇,大念“山海经”,以八闽山高、海阔、侨多等特点,为发展经济服务。当时港报称之为“治闽方略” 。从上面的第一封信可以看出,当时真是“千头万绪”,他一方面要抓基础设施建设,另一方面又要进行落实政策等改革的具体工作。他对改革的决心也表露无遗:“不改是不行了。”
  其实,从厦大60周年校庆返回福州没几天,省里召开了科协第二次代表大会,项南在会上做了一个重要讲话,从后来他亲自寄给我的讲话记录稿来看,这次讲话事先是没有书面稿子的,完全是即席发言。他向在场的各位科学家提了几个问题,第一,交通问题;第二,要念好“山海经”;第三,福建经济的牛鼻子是什么?第四,怎样把初级产品变成最终商品;第五,怎样改革农业的内部结构;等等。每个问题,他都高屋建瓴,点面结合,深入浅出,可见他对全省情况非常熟悉,对发展经济也有一套较为成熟的想法。这些想法,有的现在早已变成了现实,有的还没有完全实现,至今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。重读这篇讲话,我感觉项南不像一位只会图解中央政策、高高在上的省委书记,更像一位学有专长的经济学家。
  1982年春福建省旅游局领导陈玉西、张海森来港访问,带着项书记的问候与我商谈建设福建酒店的事。后来由于多种原因,福建酒店没有建成,但华闽公司旅游部筹建成功,并设立一个招待所,由我操办和经营。
  至于第二封信中提到的筹建龙岩水泥厂一事,我虽然会同南韩财团、摩根财团与香港华闽公司陈彬藩董事长洽谈多次,历经一载,但因贷款利率和入境问题,再加上各地各自为政,终成泡影。后来南韩财团转向山东投资去了,并嘲笑我们福建保守,有开放之名无开放之实。后来,我同项南谈起此事,他说有太多的苦衷和无奈。
  1981年国庆前夕,我到福州公干,省科委主任陆维特(原厦大党委书记)陪同。项南在西湖宾馆接见我们,这是我们首次会晤。项南表示欢迎后说:“谢谢你经常寄些资料给我,对于我了解港澳台及海外的情况很有价值,希望时常联系,我们不但是老乡还是知音……”一席亲切的乡音,立刻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。其实我寄给他的资料不外是海外赞扬中国改革开放的评论,也有若干评毛的文章。
  项南问及我和家人的情况,我如实以告:子女在求学,妻子由医生转职为护士,我由农民变成商人。大家都在读书工作,努力奋斗,转变身份,适应环境,所谓适者生存。我们的谈话非常自然、融洽。我顺便送上几本港版书刊:《香港历任港督传记》、《人才外流列传》、《张国焘回忆录》、《金瓶梅》等,并说:“这些所谓禁书,供闲时浏览批判。”项南说:“谢谢,书刊我全部收下,批判则不敢。不管是阳春白雪、下里巴人,还是香花毒草。我们都要有所涉猎和了解,才能分辨是非,知己知彼,毛泽东1956年还说要看出版的《中正全集》哩!
  项南谈笑风生,全无官腔,平易近人。给我的感觉,与其说他是一任大官,不如说更像一位仁慈的长者、睿智的学者、平民化的书记。
 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,我们一起就餐。席间项南烟酒不沾,以茶水代酒,祝福我事业有成,所谓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。他还频频夹菜给年近古稀的陆老。我们都不善饮,项南见此情景只好带头,并风趣地说:“不要浪费,不要打包,菜逢知己吃不饱。”就餐的气氛如此融洽,好像我们面对的不是一位高干,而是一位相知的老朋友。
  1987年项南退居二线,调回北京,担任了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、中华职业教育社副理事长等职,在党的十三大上还当选为中顾委委员。
  199146日厦门大学70周年校庆,我又见到久违的项南坐在主席台上,依旧是那样的慈祥端庄。散会空隙,我趋前同他握手问候,他告诉我说:“先去晋江走走,然后回家乡看看。”于是我们相约在龙岩再见。几天后我们真的在龙岩市闽西宾馆重逢,他饶有兴致地告诉我:“我项某晋江之行是被掌声和鞭炮声轰回龙岩的。”原来他此次晋扛之行,是想微服私访旧地重游。谁知步行不到百米,他那弥勒佛似的笑脸,便被乡亲们识破,一传十,十传百,顿时万人空巷,先是鼓掌声,继之鞭炮声,欢呼声此起彼伏,“项书记好!”不绝于耳。大家都感动得热泪盈眶,项南只好连忙挥手作揖:“祝福乡亲们好,谢谢大家!”他说,场面之动人,一言难表,回到酒店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为了避免麻烦,思之再三,决定连夜离开赶回龙岩,他说:“我深深感谢晋江人民的掌声和鞭炮声,这声音也提醒我,人民永远是我们的衣食父母。”
  这鞭炮声和掌声不是组织的,是家乡人民自发流露出来的。我想,这既是对老首长重回故地的欢迎,也是对项南主政八闽时政绩的肯定。一个官员的政绩如何,老百姓心中永远有一杆秤。
  香港回归不久,我赴京度假,顺便捎去香港回归邮票集锦一本,校友刘再复的文集一套给项南留阅。此时他已赋闲在京多年,我们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,无所不谈。项南夫妇在龙岩驻京办请我吃饭,并合影留念,想不到这次见面竟成永别。我向他报告香港回归比想象中的还顺利,他笑着说:“国家强大了,英国人就不敢扰乱。”又说到,由福建、安徽、农业部三方共同集资,出版了邓子恢的文集、传记和怀念集三部大书,但由于资金有限,印行数量不多,他深表遗憾,并赠送我一部。我当即表示,若要再版,我们香港的老乡愿意集资出版。不幸的是,三个月后,当我弟弟景川带着喜讯赴京公干时,我的良师益友项南却不幸离开了我们。弟弟只好献上花圈和挽联,在他家的灵堂代表我们兄弟鞠躬致哀。
  稍可欣慰的是,当年他写给我的墨宝——“不要人夸颜色好,只留清气满乾坤”,一直留在我的身边。这两句王冕的诗句,正是他人格魅力的真实写照。

 

张景奎   祖籍福建省龙岩人,出生于印尼上世纪五十年代,回国求学毕业于厦门大学,七十年代末旅居香港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