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岩邱氏

lyq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救护闽南语龙岩话  

2011-02-22 17:49:08|  分类: 介绍龙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救护闽南语龙岩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香港)岩城生

 

龙岩中心城区原为县级龙岩市,更古远为龙岩州城,现在龙岩城搭公车、买菜、商场购物、和陌生人交谈……使用的大多是普通话。龙岩人为什么不说家乡话呢,千万不要认为说龙岩话老土,那是唐朝的官话,龙岩话正在流失,恐怕再过一百年没有人会说龙岩话了。

学学人家广州人吧,看看广州人如何尽心保护自己的方言粤语(广州话)的。这里是他们保护粤语一种表现:在广州,跟任何陌生人的交流都是用粤语,他们不知道你会不会用粤语,他们也不管你会不会用粤语,除非他发现你确实不会,才会改口普通话。他们处处拥护粤语,甚至连打字也宁可用粤语拟音而不用普通话。这给粤语的普及和继承有了很有利的环境。

反观我们龙岩,跟陌生人交流是用普通话,甚至知道对方会龙岩话也坚持用普通话,悲哀!!你们不要跟我说龙岩客家人多,语言复杂,广州人口比我们还复杂,来自全国各地的外来人口占广州常住人口的一半以上。他们有一个氛围:初来广州的外来人都会努力学好标准广州话,以方便在工作生活中顺利交流。在广州的公车报站、地铁报站、商场促销都是先粤语后普通话,生活中耳边无不充斥着广州话,以至于让你在这个城市感觉粤语的重要性,不会粤语就无法在这里生存的。

只会普通话,在外谋生,当地人不认同你,老乡也会产生距离感。你普通话说得再好也没有归属感。我的普通话不标准,从不说儿化音,在广东很多人一听就问我是不是潮汕人,要不就是闽南人,于是在整个闽南河洛族群中我都有文化认同感,潮汕人也会说你是他半个老乡,办事顺畅多了。

其实龙岩话属于闽南语,属于唐代官话河洛雅音,河洛文化是有深厚文化底蕴的,我看过郑超麟的回忆录,1915年他上省立第九中学(就是龙岩一中的前身原龙岩州学堂)时,有个国文老师,完全不会官话,只用闽南龙岩话教授古文,古韵十足。当时龙岩漳平学生都能听懂他读的龙岩话,而客家学生就只能好好学习当时的这一强势语言了。五四运动后北京和广州推行了白话文运动,发明了很多白话文汉字,这样普通话和广州话就都能进行白话文读写了。我十年前在茂名补习语文,当地的语文老师就用广州白话教学的,巴金的文章我记得,读到生字时,才用拼音拼了一下普通话语音。再看看现在的龙岩人,多数人都以为龙岩话是没有对应文字的土话了。现在龙岩人说话都夹杂着大量的普通话语音,因为我们现在的龙岩话没能与时俱进不断产生新词汇,无法满足人们的交流需要的。于是产生了四不像的“龙普”。作为闽南话的一支,我认为就应加强和闽南中心文化区的交流,多采用厦泉漳和台湾地区的新词汇,用普通话新词时也要转一下音,别变了龙岩话的味。一种语言如果不能很好的新陈代谢,不断产生适应时代的新词,那她就是一个垂死的语言,“龙普”就是龙岩话垂死的表现。

我们是龙岩人,是河洛族群,唐代建县,清初升州,是有灿烂文化和优良传统的族群。如果我们丢了自己的语言,也就会丢了自己族群的文化,迷失了自我,进而变成一个没有自信和自豪感的人,那么这样的族群特质就式微了。快找回自己的文化归属感吧!为了龙岩的历史和明天!找回自己的文化自信和自豪感吧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本文来源:转载《港龙会讯》第48期《龙》刊2010.10刊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8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