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岩邱氏

lyq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飘逝的少年乐土  

2011-02-19 16:12:52|  分类: 介绍龙岩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飘 逝 的 少 年 乐 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吴远平

 清朝编纂的《龙岩州誌》其中云:“岩为晋为新罗,唐天宝改为龙岩,由来久矣!山川形胜甲于诸邑……。(P212)亦且含灵储秀,….岩真乐土哉。”(P5)

龙岩城原是座美丽的山城,四周屏山围绕,森林茂密,连绵百里。它藏龙卧虎,是北回归线上一颗璀璨的明珠。

 北面“九候叠嶂”东望“东宝春云”、南观“奇迈岚光”、西见“紫金晴雪”。四面都是景色秀丽的好风光。

 近郊“登高独秀”,“虎岭松涛”。雄峰兀立的麒麟山后,还隐藏着神奇莫测的龙岩洞。

 城外是山,城里也错落着许多小山,山上种植许多果树、花卉。春天一到,鲜花盛开,满城飘香。当年还是童孩的我,被那诱惑的果实吸引,曾跟着大孩子去各个小山果园偷摘。如岳顶山(现市印刷厂宿舍,市气象台一带)的枇杷;黄石顶(现中街小学)的荔枝、龙眼,清高山(现橄榄岭区工商联)的番石榴。金沟祠的柚子……。

60年代,毛主席发出绿化荒山的号召,龙岩城里的居民、学生闻风而动,在城北的蛋形山(现梅园新村以北),蜈蚣山、仙人掌(现北园新村)仁爱亭(现凤凰路)…..等处,种植了成千上万亩的桃、李、梅、枇杷等果树,开辟了著名的中街、西街、东街等花果山。现在一些地名如北园新村、梅林新村、李园新村……等就是根据当时种植的果树而命名的。

 寒冬过去,春色满园,百花争妍,芬芳馥郁,龙岩城北仿佛处在花的海洋,使美丽的龙岩城更加艳丽夺彩。

好山出好水,绕城而过的龙津河清澈见底,古人称:“龙川晓月”。

 城里城外,随处可见泉水叮咚,就在城市最繁华、最中心地带——中山大街边,以现街心立交桥为中心,上下各约 100米,分别喷涌而出三股清甜的大泉水。分别称“上井、中井、下井”。古人称赞为“双井流泉”。它是千百年来,抚育龙岩城人民的生命之泉…..。

我们这代共和国的同龄人,少年时代是金色的,幸运的。我们长在红旗下,生活在碧水青山之中,空气清鲜,没有喧闹,没有污染,四处花果飘香,自然环境优美,园林式的城市的乐土里,享受了大自然的恩惠,是下一代人永远无法感受得到的。

 随着城市建设,改革的发展,人口巨急膨胀,原本山清水秀的自然环境。遭到空前的破坏,金色的童年常勾起我难忘的回想,追忆起那飘逝的少年乐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早遭到破坏的双井流泉

 我家世代居住在龙岩城中街“上井巷”。巷子总长不足200米。巷口踏上十几步青砖台阶就是老中山街,巷尾下行十几步台阶就是龙津河。

 巷口与中山街连接点的台阶西侧,喷涌出一股非常清甜的大山泉。(现中山街一期H幢边底下)县誌记载:“上井源出石址、尤洪、味具甘美”。

泉边就是中山街,穿过街道就是岳顶山大石壁。泉底与石壁连体(原中山街的北人行道上还裸露出一尊大石壁,后闽西日报社砌了一个阅报栏挡住,报栏后面是岳顶山的石阶,原闽西日报就设在岳顶山顶。)

古代人在泉眼四周用条石围成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泉水池,池边的中山路人行道和台阶边筑上防护栏。为防止有人投毒、池里放养一些红尾巴的鲤鱼和金鱼。泉水在池中滚动,金鱼在池中欢游。童年的的我,常跑到泉边看金鱼,有时也会把一些大孩子抓到的“红丝鲫鱼”放到池中,快乐极了。

附近居民,肩挑手提在这里取水,整日川流不息,也曾看到闽西日报社炊事员,挑着一担水,爬一百多级石阶,汗流浃背,喘着大气。快到山顶跌了一跤,桶破水流,内心感到他真辛苦。

上井泉池溢出的水。沿着一条暗渠。约20米,流到第二级水池,(在巧蔑师傅林水潮家门口),二级水池比较小,长条形又分二级,上级洗菜下级洗涤,也是用石板铺成,尾水又沿着一条暗渠,通到后路沟(现在的中山路附街的水沟),后路沟的水也很清,它源自韭菜园惠民坝引来,沿街而下,到旧百货公司对面的“酒厂巷”转弯流到后路沟,与中井泉尾水汇合后,穿过电厂巷子的榕树底下城墙,流出姑婆宫(妈祖庙),南桥坂(现紫金大楼)与龙津河相汇。

     龙津河的大鱼小虾,常顺着后路沟的水游到上进泉池里。下大雨,鱼虾更盛。童年的我,拿个竹篮,土箕就能在后路沟抓到许多鱼虾,高兴极了。

1954年,有关部门在“上井巷”建设农贸市场,把巷中果园、菜地挖平,把土填到”上井泉“,使上井巷与中山路巷基本平坦,不要上台阶。(当时用大块的石板泉池盖住。上面填土),只保留第二级泉水池,供群众使用。

几年以后,市场扩建,又把原保留的二级水池盖掉、填平。从此以后,历史名泉——上井泉,便消失了。(盖掉另一个原因,中山街的人行道上有块从   顶山延伸下来的大石头,使行人不便,又影响市容,有关部门便用炸药爆破多次,也使上井泉受到影响,流量减小,干脆把泉水池彻底填掉)。

2003年,中山路旧城改造,施工队曾挖到上井泉,泉水喷涌而出,高达数米,施工队用大量的钢筋水泥,才把泉口封住。非常可惜。若当时能利用这眼天然矿泉水,美化城市,该多好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中井的悲哀

中山路与解放路交叉点往南,原来是条断头路,叫中井巷,长约50米,终端就是龙津河畔边的南桥坂(古代龙岩水运码头)。

中井巷路面宽阔。两边有几间小店,作坊,巷口西南侧,在涂厝的店门口,也喷涌一股泉水(现街心立交桥溪南面底下约4米深),县誌云:中井出城址水源颇小。泉水比路面约低2.5米,也要下几级台阶,古代人也用石条把泉眼四周围成了大水池(约小房间大小),供人饮用,溢出的水砌成一小段一米见方的渠,供人两边洗涤,尾水引入龙津河。

离中井不到30米的城墙外,南桥坂,那里又有一股泉水(原章厝章荣富房后)二泉相源,构造相似,尾水与后路沟水相汇,流入龙津河(但因比中井高差低,出水量更大)。

1960年,南门桥坏了,且南门桥墩小,修好后汽车不能通过。必须再造一座桥与溪南相通。最佳位置是顺着解放路延伸到河边跨过龙津河到溪南大榕树。中井正处路中间,因此也被填埋了。只保留南桥坂泉水(后来也叫中井)。1979年修沿河路,南桥坂泉水又处在沿河路中间(现街心立交桥西南底下)因此也被填埋。永世不得翻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下井”古绝

现存的“下井”泉(现街心广场东面角落),原称新罗第一泉,泉源自清高山下(即橄榄岭),自地涌出,亦水量很大。60年代地区街暑为用水方便,在泉水边钻井开采地下水,使泉水水位下降,流量减少,再加上泉边一条后河沟长期无人清理,垃圾堵塞,污染严重。新罗第一泉,名存实亡,龙岩人八景之一的“双井流泉”便此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登高潭噩运

采眉岭,博平岭山中的各条山涧小溪,汇合在一起,一路奔腾咆哮,撞到城南的登高山,便形成了龙岩有各的登高潭。

我家离登高潭很近,可以说:我就是在龙津河畔,登高潭边长大的。

登高潭很深,我在潭边,常见捞沙的船工,捕鱼的渔翁,用4米长的鱼竿,还探不到潭底,

潭长约100多米,宽20~50米不等。北岸边是一片大沙滩,听上辈人讲:解放前姑婆(妈祖)生日,人们便在沙洲上搭台演戏开庙会。龙津河畔,人来人往,摩肩擦背,沙洲上人山人海,非常热闹。70年代,中街小学曾在沙洲辟为操场。

沙洲的中心靠河边有一片岸石,保护着沙洲。岸石出水约4~5尺高,其中有一尊岸石象虎跳面对深潭,背依沙洲。是个学跳水的好地方。

离虎跳石不远处,有一眼大泉水,正常流量约3寸口径以上自来水流量。泉水冬暖夏凉,冬天的早上,泉边雾气迷漫,几百米以外都能看到。北方的候鸟,成群在潭中嬉耍,又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。

自从“上井”泉被破坏后,附近的居民一年四季都到这眼泉水中洗涤。

潭的南岸是登高山百米悬崖,在北岸虎跳石正对面的悬崖中,有一段小径,长约5米,宽约1米。古代称为“钓鱼台”。距离潭水面约4米,听说1932年,19路军占领龙岩,工兵将原“钓鱼台”凿拓宽,改成跳水台。跳水台上游4米处,崖底有一尊打怪石,外形像一头昂天怒吼的雄狮,出水面约5——6尺,我们称为狮石,与对岸的虎石隔河相望,镇守登高潭。

登高潭下游60米左右的河道中心线上,河中隐藏着一块大礁石。长约2米,宽不到1米,我们叫它“金銮殿”,横渡龙津河,刚好可以在此中途休息。

夏天到了,登高潭是龙岩最热闹的天然游泳场,来此游泳,玩水的人群川流不息。童年的我,常整天泡在河里,抓鱼、捞虾、玩沙滩或往登高潭虎跳石一跳,漂游到“金銮殿”休息。也常常为抢占“金銮殿”与溪南的小朋友发生“战争”。初为互相泼水,赶对方离开,后输的一方游到岸边,拾起石头、瓦片乱丢乱骂……。

潭里的鱼很多,每天都有人在潭边垂钓。明代县令吴守忠曾在潭边垂钓,作诗云:“一竿羡尔门垂钓,五斗惭余再剖符,记得溪南有精舍,秋风秋雨正肥鲈。”(县誌p59)

50年代备战期间,登高山警报台有部队驻扎,部队为改善生活,到登高潭炸鱼,在潭中扔颗手榴弹,虾得满潭飘白。当时我正好在潭边玩,也拾到许多斤。听大人讲,那次炸鱼少说也有上千斤。

80年代开始,上游森林乱砍乱伐。地下矿产资源乱开乱挖,龙津河水开始变小。加上工业企业盲目发展,各种工业污水不断向河里排放,龙津河变得又脏又臭。

据《龙岩市誌》p161记载:85年龙川九一桥断面水质为N类标准。属于中度污染级。

90年以后,污染更加严重。前几年清理河道,把潭边岸石炸掉。把岸边的泥沙用铲车铲到登高潭中,大河滩随着洪水流到东海岸,河中的鱼、虾逃回太平洋。

登高潭消失了,昔日的“龙川晓月”区名胜,也将被人民淡忘,被除名。

1980年,我家因沿河路、中井路被征用拆迁,被安排到北门外的凤凰隔新村,新村居委会辖区及平方公里的山地上,原本就是桃李争艳的中街花果山。同样的命运,邻近的北关、梅园居委会辖区,北园、同样、龙凤居委会辖区。也是毁掉东街、中街花果山数千亩果园后建立起来的,容iyouy丽的龙岩城更加艳丽夺彩,。

亲眼目睹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,一片片果园、森林在消失。一处处数千年名胜古迹被破坏,被毁灭。怎么不使我们痛心疾首。那是大自然和老祖宗留下的世界物资遗产,也曾经是我们这辈人的少年乐土,凝聚着我们对龙岩家乡的深厚感情。更使我们感到由衷的挽惜和深深的怀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