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龙岩邱氏

lyqs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忆我的祖母   

2010-05-12 19:55:57|  分类: 家族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七孙 育斌

 

● 龙岩,九龙江畔,西兴桥头,午后,一位老人,一位儿童。

儿童缠着老人,“奶奶,我想吃那咸菜包子。”

“好,好,等我们从河边洗完衣服就买给你吃”

“那我要两个”

“行,行!”

傍晚时分,儿童一手牵着老人的衣角,一手抓着包子,心满意足地大口吃着,老人满脸皱纹中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,手中还端着一个装满衣物的脸盆。

对了,那儿童就是我,而那位老人当然就是我亲爱的祖母。

上面的情景是我对儿时在龙岩老家最美好的记忆之一,这场景也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。

● 在我儿时印象中,饿了就找奶奶,肯定没错!

据说,我是因为在幼儿园传染上急性肝炎,爷爷奶奶担心母亲一人在武汉照顾不过来而让她送回老家抚养的。奶奶说,什么肝炎,按龙岩人说法,就是肝火旺,送回老家调养调养就没事了,就这样我在老家茁壮成长,一直到七岁上学前,到目前为止我从未生过病,小感冒之类的根本不在话下,我始终认为这都归功于幼年时期在老家爷爷奶奶打下的底子。

1976年春天,奶奶一个人带着我从龙岩到武汉去读书,之前还在永安大伯、三伯家呆了一段时间,印象中在大伯家时,小燕姐姐带着我和小勇哥玩各种时髦的游戏,在三伯家中只记得小章哥和小东哥天天都在做作业,奶奶还是一如在老家时那样,不停地做好吃的东西,尤其是在你下午玩累了刚回家,奶奶就会变戏法似的弄些东西出来。当时年纪小,不懂事,长大后回想起来,当年奶奶已六十多岁近七十岁,除了背行李,还要带一个七岁顽童,一路转车,行程千里,又不太会说普通话,居然就能平安到达武汉,此事常常令我感觉不可思议。

刚到武汉,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乡下小孩,父亲要求较严,不大适应,好几次都是奶奶从中呵护,由此更加强化了对奶奶的依赖。记得有一天下午,奶奶在准备淘米做饭,我在一旁玩耍,奶奶问我,你阿爸对你要求严,你习惯吗,如果不习惯,还是和奶奶一起回老家读书,好不好?我当即满口答应,殊不知奶奶舔犊情深,老人家不忍心看着孙儿被严格管束,而我当时心目中奶奶就是天,就是我的保护神。至今想起,心中就会泛起一丝温暖的感觉。别看奶奶年纪大,按现在话说,与时俱进,入乡随俗丝毫不差,龙岩人的成年礼,男孩做十六岁,而武汉人的风俗是做十岁。在我十周岁的前一周,收到奶奶做的从老家寄来的一套的确良军装,领口居然缝上了当时最流行的红领章,这也让我在同学们面前炫耀了好一段时间。

到了八五年春节,我第一次独自一人从武汉回老家,奶奶因为我满了16岁,又按龙岩人规矩做了一只整鸡让我吃,我哪里吃得完,奶奶说,没关系,慢慢吃,以后你就是大人了,坐在老家餐厅大圆桌旁,昏暗的灯光下,小岩哥和美霞嫂陪着一起说笑,我说你们帮我吃点,他们都说我们像你这么大时都吃过了,吃得完,奶奶专门做给你吃的,你一定要搞定哦!因此我觉得不论到哪里,我的成年礼是在龙岩完成的,除了龙岩话不标准之外,因着这成年礼,我也是真正意义上的龙岩人!当然,奶奶也时常评价我的龙岩话带有严重的武汉腔,不好听,这一点至今也未见改善,愧对她老人家了。

奶奶做的东西除了好吃,还令人回味无穷。我第一次单独回老家,熬到坐上漳平到龙岩的火车时,本来 一路旅途劳顿而毫无食欲的我突然觉得特别饿,但我忍着,脑海里全是奶奶做的大碗清汤粉加黄酒荷包蛋的味道,这感觉支撑着火车晚点到夜里十点,当小岩哥骑着摩托车接我回家时告诉我奶奶已做了好吃的等着我时,我恨不得那摩托车能长翅膀,果不其然,我吃了满满一海碗,那一碗清汤粉尤其是黄酒荷包蛋,至今难忘,写到这里,我感觉我又要流口水了。虽然以后我自己也尝试做,却怎么也做不出那味道来,不知是做法不对还是再也没有那种气氛。总之,奶奶去世前,我是从来没有吃过龙岩街面上做的清汤粉,哪怕是传说中大众戏院的知名清汤粉。最近十多年,每次回老家吃清汤粉都要加一个荷包蛋,都是在试着找回记忆中的味道,却也只是聊胜于无罢了,恐怕自我安慰的意味更浓些吧!

● 随着年龄增长,我认为我的奶奶俨然就是一个伟大的教育家!

且不说我的父辈们人才辈出,即便我的哥哥姐姐们也都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她的这些儿孙们无一不是受到奶奶潜移默化般的言传身教。

在具体方法上面也有她自己独到之处,我在半大不大时听奶奶与人聊天说,她自己带小孩有三个原则,一是小孩不贪吃零食,二是大人说话小孩不插嘴(有礼貌,有教养),三是小孩要经大人允许才能收受别人的礼物。另外,在技巧上,当小孩子刚入睡时,在孩子耳边轻声耳语,说着一些鼓励,上进的话,同样在快起床时重复一遍,内容也可以是当天要做的事情。这个方法不就是典型的睡前睡后记忆法么?我们学英语,背单词都用这种方法记得最牢,奶奶也没进过学堂,她这么就知道呢?——无师自通!我现在偶尔也这样和儿子沟通。

87年夏天我回老家插班复读,住在师专,三伯带我,帮我提高学习成绩。九月初刚开学不久,奶奶带我到莲花山测八字,算算有无“读书命”,我记得我抽的签上有一句话叫“此去长江两茫茫”,意头不大好,我有点不服气,也有点郁闷。奶奶下山时安慰我,“没关系,你看奶奶手上的掌纹,形状是一个笔架,与别人不同,大家都说我的后代能读书,有三伯辅导你,没问题,就是不要像你爸那样折腾三次!”当晚我还在日记中记叙了此事,当时也就释怀了。我认为这是奶奶给我做的强烈的心理暗示和心理辅导。那次上莲花山,我还发现奶奶把她所有儿孙的八字都给测了一次,听着那算命的一边摇头晃脑,一边振振有词,好像对我们家的情况特别熟悉,奶奶在旁不停点头,结账时算命的说给您老人家打个折吧,经常来照顾我生意,这时候我知道,所有的儿孙都记挂在她老人家心里,她通过这种方式来祝福她的儿孙,保佑她的儿孙,其实儿孙们又怎么不尊敬,挂念她老人家呢!这也就有了88年奶奶八十一大寿时全家的欢乐;也有了93年时全家福照片上所有人幸福的笑脸啊!

● 我觉得奶奶还是能工巧匠

  有一年过年,奶奶叫我陪阿勇哥将一篮过年的礼物送到西安章妈处,篮子中间铺在整鸡,鸡蛋,年糕上面都有红色的剪纸,我惊叹于这些漂亮的图案,问,这是谁剪的啊?奶奶骄傲地说,是我呀,要不要学,我教你。后来得知,老家窗户上许多剪纸均出自她手,可惜现在不知下落了!   又一次过年(通常我只在过年时才有机会回老家),奶奶说,今年过年我们要多蒸一些年糕,厨房的灶台不够大,我们自己做一个吧,我开始还将信将疑,没想到,中午说的事,下午时分奶奶就在井旁用砖头,黄泥搭起一个大灶台,放上一个特大号的铁锅开始蒸东西了,我当时就觉得一个老人家象在变魔术。

87年到88年我在老家读书八个月,每逢周日都和二伯、三伯、姑姑到老家帮忙盖房子,我只能做一些撬钉子之类的粗活,奶奶则早已备好可口饭菜,也拿着工具和长辈们商量着盖房子的事情。我原来的想象中盖房子都是男人的事,女性很少,没想到奶奶和姑姑好像还是经常拿主意的。更绝的是因为91年夏天,我放暑假回家,奶奶和二伯、三伯、我父亲说要在墙上开一个门,做门檐。三个五十多岁的儿子当主力,奶奶自己当后勤,可干着干着,她好象对铺瓦时哪一部分不满意,要改动,当感觉儿子们没理解她的意思之后,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,八十三岁的老人家居然自己已顺着架梯爬到三米高的施工现场,要自己来干,这可吓坏了大家,等大家劝她下来后,她还喃喃自语,“实在不行,还是我自己来省事,不就是几片瓦嘛。”后来我私下琢磨,是否因为当初四十年代那么大的老房子盖的时候,奶奶就亲历过,觉得一个小小的屋檐根本不在话下,才有如此惊人之举而忘了自己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!

龙岩,今年清明前夕,雨后,龙岩公墓。

我一个人站在爷爷奶奶的墓前,望着二老的画像,跪下来,心里默默祝祷。爷爷奶奶慈祥的面容就在我眼前,往事如放电影似的在脑海滚过。我的心中定格在奶奶那神奇的掌纹。愿老人家安息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